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金融文化

金融史也應當有血有肉——讀劉平《微觀金融史:一個銀行職員的檔案尋蹤(1921-1942)》有感

發布時間:2019-12-16 22:11

作者:彭曉亮

  劉平先生的新著《微觀金融史:一個銀行職員的檔案尋蹤(1921-1942)》,厚實的上下兩冊,封面紅底白字,煞是喜人。對于該書之內容,筆者最熟悉不過。從其醞釀時期,劉平先生已與筆者多次談及,寫作過程反復商討,及至書稿初出襁褓。筆者是最先的幾位讀者之一。
  讀其書如見其人。且看書名,讀者諸君即已明瞭該書的大致內容。眾所周知,經濟學分宏觀、微觀,金融學如是,史學亦如是!拔⒂^金融史”是劉平先生近年不斷思索和持續深耕的領域,之前已有不少成果面世,如編纂《稀見民國銀行史料叢編》《民國銀行家管理思想論叢》,專著《民國銀行練習生記事》,以及多篇專題文章。這次把“微觀金融史”定為書名,更是開宗明義。在筆者看來,他在金融史園地另辟蹊徑,開創了一種獨特的研究方法。之所以進行這樣的開創性探索,與劉平先生的經歷密不可分。他早年讀工科,后轉經濟學碩士,又讀歷史學博士,加上多年金融管理實踐經歷,邏輯思維強、勤學善思、知識淵博、功深力厚、文采斐然,特別在讀書品人方面,有自己獨特的視角和見解,難能可貴。
  翻閱《微觀金融史:一個銀行職員的檔案尋蹤(1921-1942)》,我們能感知到劉平先生的寫作初衷——“就像一個民國金融史的導游,牽領著讀者,一路走,一路介紹;而我,只是一個忠實的記錄者而已!敝覍嵉挠涗浾,說來簡單,卻并不易做到。對史料的查考把握和駕馭運用能力是不小的考驗。若史料羅列過多,有堆砌之嫌;過少則過于骨感,不夠豐滿。因此,既要有的放矢,又要取舍有度,全書協調,展布裕如,絕非易事。
  正如劉平先生在自序《邂逅陳伯琴》中所言,“金融史也應當是有血有肉的”。這“有血有肉”恰是他所不懈追求的境界。歷史與現實一樣,真實而又鮮活。史學研究者所努力追求的,是盡可能接近其真實,同時也要反映其鮮活。而所依據的包括檔案在內的各種史料,多數相對枯燥呆板。在該書構思階段,劉平先生曾與筆者多番溝通,記得有次曾說起,如何把史學研究做到拍電影式的呈現,鏡頭的遠近高低、手法的收放自如,皆是查考資料和寫作過程謀篇布局所要考慮的。于是,他“以一個銀行職員二十多年成長歷程作為橫坐標(時間軸),以其在若干個城市分支機構的職務變遷為縱坐標(空間軸)”,形成了這樣一部生動、鮮活的作品。惟一與文學藝術家呈現不同的是毫無虛構的客觀真實性。
  在查考資料方面,劉平先生完全利用業余時間,蹲守上海市檔案館、上海圖書館、青島市檔案館、上海交通大學檔案館等,爬梳檔案和家譜等資料,并遠赴天津、青島等地,實地探訪該書主人公陳伯琴工作生活足跡。正是在一面埋頭故紙、皓首窮經,一面踏勘實地、奔波勞苦的多方探究下,他以情以心,用力用思,勾勒出陳伯琴的上海、鄭州、漢口、天津、青島“五城記”,達到了他所期望的“歷史的真實觸感”。同時通過人物的活動軌跡和所思所感,對銀行管理制度、運行規矩,銀行與實業、銀行與社會的關系等問題予以全息呈現和解讀。
  筆者對近代人物研究情有獨鐘,認為日記、書信等史料,更能反映人物的所思所想、所行所慮。因此,在與劉平先生交流時,屢次談及,若陳伯琴有日記存世,該書將會有更大吸引力。但這或許只是美好的愿望,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寫日記,即使有,也未必會留存至今。不過,劉平先生羅致梳理了陳伯琴發表的不少文字作品,主要見于浙江興業銀行內刊《興業郵乘》,一定程度上算是彌補了一些缺憾。陳伯琴的這些文字作品與其履歷記錄、工作報告等函電檔案相結合,可使讀者了解其家世背景、成長經歷和在不同城市、不同崗位所受的歷練,亦可窺見當時的金融業態、社會概貌和時代變遷中的風云變幻。
  時代能夠催人奮發,也會大浪淘沙。像陳伯琴這樣一位由基層起步,幾經歷練,通過自身努力升至中層管理者的銀行職員,在時代巨輪下,因層面所限,并不能像大銀行家一樣縱橫捭闔,但也不同于默默無聞的普羅大眾。在所司的崗位上,陳伯琴全身心投入、兢兢業業、善謀善動、為行為己、傾力奉獻、貫穿始終。這是該書所刻畫的近代銀行職員群體的一個縮影,反映出大時代中復雜多變的時勢,以及近代銀行的管理架構與制度體系運轉模式。
  劉平先生作為多年的銀行管理者,同時又是金融史資深研究者,對于陳伯琴這樣一個近代銀行職員“樣本”,必是感同身受,體會尤深。依筆者之見,他在追尋陳伯琴足跡與精神的同時,何嘗不是在追溯自己的成長歷程?
  此前,劉平先生曾著有《從金融史再出發:銀行社會責任溯源》,亦編著有《民國銀行家論社會責任》,可見他對銀行的社會責任問題關注頗多,思考甚深。如今,他把新著《微觀金融史:一個銀行職員的檔案尋蹤(1921-1942)》的版稅悉數捐予廣發希望慈善基金,也在身體力行,踐行著當下銀行人的社會責任。慈心無價,是為至善。走過那山那水,終究讀書品人。劉平先生在該書封底所引陳伯琴的兩段話“自練習生以至于經理,各人均有各人之職責,決不易取巧規避!薄般y行之責任,即行員之責任也!鼻∧芊从硠⑵较壬珜懕緯某跣。在筆者看來,既須守職業規矩,又須擔社會責任,不止適用銀行業,其他職業亦同。敬業之心,責任良知,從來都應是社會主流,古今中外,皆同此理。
  據悉,該書于2019年10月份出版不久,即已售罄。筆者期待早日續印,愿更多讀者通過閱讀該書有更深切的收獲與感悟。
  (作者單位:上海市檔案館)

赚钱分成的视频教程